您所在的位置:沙堰久顺信息门户网>母婴育儿>lol在哪里赌钱·撒谎的刘鑫,你怎么有脸自称是受害者?

lol在哪里赌钱·撒谎的刘鑫,你怎么有脸自称是受害者?
发布日期:2020-01-11 14:51:07   浏览次数:1344

lol在哪里赌钱·撒谎的刘鑫,你怎么有脸自称是受害者?

lol在哪里赌钱,尽管如此,也要活下去

导演: 永山耕三 / 宫本理江子 / 并木道子

编剧: 坂元裕二

主演: 瑛太 / 满岛光 / 风间俊介 / 田中圭 / 佐藤江梨子 / 福田麻由子 等

和刘鑫案有太多重合之处,这部是道歉的正确打开方式。

坂元裕二剧本好,金句多,泪目,扎心。

满岛光的苦情戏太苦,让人忍不住求编剧轻虐。

卡司云集,各个飙演技,《演员的诞生》应该向它取经。

12月11日,江歌案终于开庭了。

在开庭前两小时,江歌母亲先去了女儿生前住的公寓祭拜。

这位为遇害女儿连续奔波了403天的母亲,两鬓已经慢慢染白了。她喃喃自语着“歌儿”的名字,对着公寓门口下跪——

一切有妈妈,妈妈什么都可以为她去做。

案件将于12月20日宣判。而就在昨日的第一场(12月11日),太多始料未及的细节披露,已经令我们瞠目结舌。

虽然很多尚且无法判断,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——

刘鑫,你还是撒谎了。

在第一场庭审展示的证据中,有警方提供的报警电话录音。

清清楚楚听到刘鑫用中文说了一句“门锁了,你不要骂了”。

还记得刘鑫在《局面》访谈中的表现吗?

当着镜头和江歌母亲的面,刘鑫声泪俱下,哭诉自己的过失,深深为当初不站出来而自责与痛苦。

当江歌母亲问,你锁门了吗?

刘鑫否认了。

不管江歌母亲如何追问,刘鑫始终像受惊的邻家女孩,哭着说“我真的没有锁门,阿姨”。

当时,就有人根据刘鑫不自然的身体语言直言,这个人在撒谎。

虽然抱着怀疑的态度,但在真相出来之前,剧主是持谨慎的保留态度的。

如今,有音频为证,对比《局面》中那个将自己完全置于受害人地位的女孩,真是细思极恐。

案件信息二,凶器罗生门。

陈世峰作案的那把刀,被陈方辩护律师指出是“刘鑫递给江歌的,并迅速关门”。

如果真是刘鑫递出来的,那么刘鑫的身份,远不是“受害者”那么简单。

事发当晚,刘鑫与等待她的江歌在东中野a3出口汇合,两人一起回家

案件信息三,“误伤”。

在昨日的庭审上,陈世峰只承认恐吓罪,否认了故意杀人罪。

他一共对江歌刺了十刀,划破左总颈动脉导致失血过多死亡的第一刀,陈方律师称是“无意过失导致的”。

陈世峰称,看到江歌倒下后他很慌乱,当时觉得自己的人生完了,情绪处在激动之中,还想到自己的家庭经济条件无力承担医药费等赔偿,怕给家里添麻烦,就起了杀心,又往江歌身上刺了9刀,但(与第一刀)没有因果关系。

看完,不寒而栗。

同样不寒而栗的是刘鑫的被打脸事实。

看了昨日庭审的音频,再回头看看《局面》访谈(访谈一出来点击率就破2亿了。如今已经是2.1亿)——

刘鑫一家始终不认错,甚至对江歌母亲进行言语挑衅。

“她命短了!她不是为了俺闺女!”

虽然之后刘鑫替她母亲解释“那是气话”,但对于一个失去了女儿的母亲说出了这番话,合适吗?

尤其是,刘鑫一开始便选择了隐瞒真相。

今天,剧主想和大家聊聊一部日剧,因为它和江歌案绕不开的重合之处——

《尽管如此,也要活下去》

それでも、生きてゆく

1996年,年仅7岁的小女孩深见亚季被14岁少年三崎文哉用锤头杀害,抛尸湖上,这是当时举国震惊的“三日月湖事件”。

事件造成了两个家庭的不幸。

一个是受害者家庭,始终无法走出失子之痛。

原配离婚,两个儿子各自抚养。

一个是加害者家庭,十五年来背负着“犯人家属”的罪名,到处被人唾弃。

原来是中产阶级的父亲,有骄傲的精英意识,却因为大儿子是未成年杀人犯,他的人生从此跌入谷底。

找工作屡屡碰壁,只能做收入微薄的临时工,还随时会被踢走。

最近的一份工作是托亲戚关系找到的——送干洗的衣服。

更无法摆脱的是,加害者家庭每搬到一个地方,就会受到匿名电话骚扰。

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四五年了。

刘鑫家和三崎家有共同点吗?有。

第一,两个家庭在事发后都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道歉。

三崎家是这么认为的——

“凶手的家人说什么话也没有用”。

当年事发后,三崎夫妇鼓起勇气去登门拜访。

但三四次被拒绝见面后,他们便放弃了继续道歉的念头。

刘鑫家虽然不是加害者家庭,但江歌为了刘鑫而死,从道义、道德层面来说,刘鑫应该道歉并安抚江歌的母亲。

江歌被害当天晚上,刘鑫发了短信过来,说要“尽一切力量协助警察破案”。

但11.24后,刘鑫就彻底失联了。

江歌母亲,既找不到刘鑫问案发当天的真相,也没有等来刘鑫和家人的一句道歉。

第二,都曾是受害者。

三崎一家其实是案件的受害者。

被社会舆论谴责,流离失所,像过街老鼠一样被人看不起。

剧中的妹妹说,姐姐的人生已经被哥哥决定了。

没有社交,没有一件好看的衣服,也不敢化妆。

为了让哥哥放心,她曾经买了一支口红,穿着ol套装,让路人给她拍照,假装是一个有固定工作的白领。

口红不小心从包里滚出来时,远山慌了,撒谎是捡到的。

反而是被杀女孩的哥哥有些不好意思了——“我也没觉得犯人的家属就不能涂口红”。

虽然不是自己杀的人,但远山选择用自我惩罚来弥补罪恶。

她痛苦地说,“这就是我这种人应该有的人生”。

也难怪男主会说,感觉两人都有相似的感觉,都是受害者。

从客观角度来看,刘鑫面临着陈世峰的病态跟踪与威胁,一开始也是一名受害者。

但之后种种,耗尽了刘鑫“受害者”的身份。

从刘鑫一家的态度看,不道歉,事后言语侮辱、精神伤人。

从刘鑫自身看,她一开始便选择了撒谎,推脱了锁门事实。

面对镜头,也丝毫没有坦白的悔意。

没有任何罪恶感,没有悔改之意,刘鑫不配做一名受害者。

剧主推荐这部剧的理由有两个。

第一,三观正。

道歉来得迟,但永远不晚。

虽然三崎家一开始没有勇气站出来认错,也很胆怯,但在日剧11集的推动中,一直是以“赎罪”为基调的。

得知女儿远山在偷偷与被害者家庭联系,父亲劝说别去见了,他们恨我们。

远山告诉父亲:不是恨。他们想知道我们是怎么想的,他们想知道事情的真相。

父亲犹豫了。

远山没有放弃,劝父母还是去见见犯人家属比较好,再次好好地、正式地道歉。

就像江歌母亲说的,

如果我是刘鑫妈妈,我会第一时间到江歌妈妈身边去,告诉她,我们一起去面对这件事情。

遗憾的是,三崎始终放不下面子。

在儿子犯下另一桩案件后,他才意识到了这么多年究竟错在哪。

就是因为逃避儿子杀人的真相、放不下之前精英的面子及侥幸心理,才一步步酿成了悲剧。

这一次,他主动对警察说“请逮捕我儿子”。

也一遍遍去请求对方的原谅。

第二,金句多。

受害者父亲一直活在没有看护好孩子的自责里。

他总会感慨,“人生虽然短暂,但是那一天却很漫长”。

剧中的母亲说,“别人告诉我向前看,我就想去死。”

“如果母亲失去了孩子,就不再是母亲了。”

和加害者家庭和解后,她是这么说的——

“虽然是加害者和被害者,但是乘上了同样的命运之船,就应该一起考虑未来怎么走。”

原谅不是那么容易的,但生活还是要继续。

不愧是坂元裕二的剧本。

“对别人充满善意,就是拯救自己”。

被害人的哥哥和加害者曾经是要好的中学同学。

他也鼓起勇气去原谅他。

不需要什么煽情的或宣誓般的话,“我想和你一起看朝阳”这种简单却意味丰富的就够了。

男女主之间的感情戏就更加细腻了。

一边是怎么都放不下的加害者妹妹,一边是怎么都无法憎恨的受害者哥哥。

他们表达在乎之情,很含蓄。

男主的“希望”,不是什么伟大的梦想。

“所谓希望,会不会就是特别想要见到某个人呢。”

爱上远山后,他说从她那里得到了心。

“我从你那里得到了心,完整的从你那里得到的,现在我正拥有着。”

但远山不觉得自己值得被原谅,只因为自己是“犯人的妹妹”。

他们最终还是没有在一起。

法律、道德,两者总是说不清。

法律能解决不公,无法纠正人心。

虽然刘鑫也是受害者,但她与她的家庭,在关键时刻撒了谎,逃避了自己的责任,因此不值得被同情。

至于凶手陈世峰,剧主没什么想忠告的。

好好认错,不意味着就能被原谅。

但还是要认错,并且认真地接受结果。

尽管,光妹在《监狱的公主大人》看透了一切——

希望这种事别发生在这个案件上,更希望审判结果水落石出。

最后,剧主还想说两件事。

第一,不做网络暴民。

距最终审判日还有9天,在这期间,所有未被法院证实的证词,需要多斟酌、不谣传。

比如,陈世峰律师指出水果刀系刘鑫递给江歌,这个关键的证据尚未被证实。

第二,还有人需要援助。

近日,网传“江歌案还没开庭,世间却出现了第二个刘鑫”,源自于@失独农民 的求救。

这位失去儿子的父亲哭了,他说:爸爸没有江歌妈妈那么勇敢。

善人自有好报。

希望全世界的“江歌妈妈”“俊杰爸爸”,都能得到公道。

◎责任编辑: 电影头条影视组 霓凰剧主

欧洲杯投注

相关文章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coolopps.com 沙堰久顺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关于我们 | 广告合作 | 版权声明 | 意见反馈 | 联系方式 | 原创投稿 | 网站地图 |